北京 【切换】

  • 北京
  • 上海
  • 深圳
  • 广州
  • 成都
  • 杭州
  • 西安
  • 天津
  • 济南
  • 南京
  • 武汉
  • 长沙
  • 重庆
  • 昆明
  • 贵阳
  • 南宁
  • 兰州
  • 沈阳
  • 大连
  • 长春
  • 哈尔滨
  • 石家庄
  • 郑州
  • 太原
  • 呼和浩特
  • 西宁
  • 拉萨
  • 乌鲁木齐

逐风远走——2019年十一甘南川北游

    人总要去旅行的,无论远近。

    2019年国庆的甘南川北游,是自2017年武当山之后第一次出京闲逛,就像出了笼的鸟,可劲造。

    对于甘南川北是一种怎样的期待和向往呢?可能是两句诗吧,李谪仙说“明月出天山,苍茫云海间”,还有杜圣的那一句“君不见,青海头,古来白骨无人收”。这是第一阶梯的青藏高原和第二阶梯的交接,是祁连山的末端、秦岭的开头,是上古传说中大禹治水和女娲补天的地方。它是神秘与苍凉的发源,也是浪漫和厮杀的纠缠。

    这个地方很遥远,似乎在三国魏蜀攻伐、唐初大战吐谷浑、北宋接战西夏之后,它就慢慢离开了历史和人们的视野,然后静静的矗立在高原的边侧,静静地俯视着世事变迁。人世沧海几度,唯有岁月不惊。

    甘南川北人烟稀少,却没有一点荒废的样子,路路畅通,车辆往来,早不是鲜有交通的样子。如果路途顺利,或许武侯不会身先死,秦兵亦不会耐久战。

    宝色清蒙渭水西,点点灯光人早起。

    麦积城外多旧事,天水城中忆往昔。

    古来祁山多少载,飞鸟望叹人径稀。

    而今岁月无蹉跎,子午谷下大道起。

    西北重镇——兰州。在所有省级城市中,似乎兰州是最为低调的那一批,历史上的兵家必争之地,今天在安安静静的发展。黄河缓缓地穿城而过,空气中弥漫着牛羊肉和辣椒的味道。就像舌尖上说的那样,一碗兰州料理,总能吃的心满意足。而这碗牛肉拉面也像极了兰州人,在朴实之上,还有火辣的性格。他们开车亦或骑行都会很急,而急停时可能离行人不过几厘米的距离;在没有红绿灯的地方,他们也会减速礼让行人先行;他们更会骑着摩托,载着客人疾驰而过。兰州似乎对自行车没有多少好感,因为自行车道太过狭窄,而人们又很喜欢怎么方便怎么来。如果你看见一辆自行车骑到了最内侧车道,还在不疾不徐的,请不要吃惊,因为在兰州似乎很平常。

    兰州人说话也是西北的样子,粗狂而又豪放,声音很大,语调高扬,语速很急,四个字的评语——生冷蹭倔。他们的浪漫隐藏在背后,是一碗碗满满的牛肉面,是佐料厚重的烧烤,亦是平淡中隐隐的热情。这一点在正宁路小吃夜市最能体现。一条300米的长的街巷,密密麻麻的夜市摊,还有擦肩接踵的行人,绝大多数的商家都是回民,他们极大声地叫卖着自家的美食。川流不息的人群却不见地面一点废弃物,兰州人总在不经意间让人舒服。已经一年没吃过羊杂的我,最为想念的就是那些羊杂摊,一碗羊杂,是收买我的最佳利器。


    身心寂静——寺庙。无论是拉扑楞寺,郎木寺,还是瓦切塔林,米拉日巴佛阁,寺庙群都是藏区的绝对主角。喇嘛们穿着藏红色僧袍,在寺院中穿行,他们很少说话,一脸的淡然,超脱尘世的生活,让他们安心修行,这是他们唯一要做的,也是他们坚持的。而朝拜的人群,却有很多事情要做,早起三点多就有人冒着黑暗严寒开始转经,天亮后他们开始入寺朝拜,亦或是在佛塔前跪拜磕上很久的长头。

    信仰,是藏人一生的坚持,无论是怀抱的婴儿,还是耋耄老者。年长一些的可能不认识很多字,但他们吟唱的经卷却能给人以安详;年幼一些的可能天亮还要工作,但他们却把早起转经当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藏人或许是世间唯一一群让灵魂得以安宁,而又与世无争的人了,他们的信仰告诉他们生死,也指引着他们的往后余生。


    血与鲜花——若尔盖。我很喜欢以若尔盖花湖为代表的甘南川北草原,尤其是那一句“若画若诗若尔盖”的宣传语。桑科草原,尕海,花湖,都是碧草蓝天中拥着一汪水,天高云淡下雄鹰展翅盘桓,接天连片花草肆意生长,一群群牛羊悠然,一匹匹骏马奔驰,走上个把小时不见一户人家,却能见到低矮的山上牛羊成群。梅饶臣说:“人家在何许?云外一声鸡”不外乎此。我不喜欢春夏的高原草原,因为那时候只有单调的连片绿色,点缀着不知名的花朵,我更喜欢秋的景色。秋雨过后,潦水净而寒潭清,倒影飞鸟白云众生相貌;夕阳西下,烟光凝而暮山紫,陪衬斑斓草原惊艳苍穹。

    越是惊艳的后背,越是愈发让人心疼。如果不说或是不了解,有谁知道若尔盖草原曾经走过一群最可爱的人。更喜岷山千里雪,三军过后尽开颜。一簇簇嫩草,一株株鲜花,一汪汪碧水,是16个月的艰辛,万余人的鲜血。


    气吞万里——黄河。黄河九曲十八弯,在这里第一次大拐弯,草原之上,群山之畔,横流八荒、枝丫密集,此时的黄河静静流淌,带着从远古而来的泥沙。傍晚变化莫测的风云,没有了长河落日、落霞孤鹜,却迎来电闪雷鸣、风云激荡。黄河见惯了这些,只是静静看着,掀不起一点波澜。


    遗世独立——黄龙。黄龙山上秋色浓,涧水清潺彩池明。谁人属意仙琼阁,飞升流丹古洞中。不必赘说黄龙之美,山高林密,老树错节盘根矗立;飞瀑流泉,溅起朦胧彩虹道道;彩池叠瀑,静逸流淌倒影成趣;飞鸟相还,空鸣山谷穿行林间。黄龙古寺矗立在五彩池前,古洞之上,清静自然而有遗世独立。黄龙真人虽无弟子,也未见什么大功德,是比起杨戬、哪吒、黄天化这些师侄还不如,似乎这是原始座下最惨弟子。但大道依旧偏爱于他,使他修道有成,与广成子、普贤真人、文殊广法天尊、慈航真人等成为师兄弟,位在十二上仙之列,大概便是因为他这修行之地选的好吧。


    消失的桃园——扎尕那。提到这里时,人们总会说这里真正的挑花源。在群山环抱中,沿一条溪流开出的路,穿过路窄山高的石门后,天地顿开,三处寨子沿山腰而建,山头隐逸于白云之外,农舍点缀于雾气之中。群山巍峨,叠翠凌空入云;流水碧绿,路路羊肠奇险。这一幕幕,像极了陶渊明的桃花源。而走近后,一栋栋两三层的相似的现代楼房,霓虹灯闪烁着农家院的名字。也许这提升了游客的住宿体验,也提高了当地居民的生活水平,但对于一个文青来说,桃花源却不在了。一个桃花源,首要标志就是远离人世繁华,而后是建筑古朴,人事无争,环境优美。就像遥望月光,寂静山岭上,独自就好。若是天上三五行人,霓虹闪烁,月光也就变了味道。


    从到达时满目惊喜,到渐渐见多不怪,或许便是人生的样子。但在转角时,一阵风起,云水荡漾,突然出现的偶然惊喜,才是最爱,亦或是惊喜。


小火龙进化吧 发表于2019-10-30 17:20

我来评论 (1257次阅读/ 1个评论/ 3人赞过)